当前位置: 综合 > 正文

他毕业于北大,因不懂军事使贺龙所部损失巨大,临终所言感天动地

2019-10-28 19:03:40   来源:互联网    

湖南宜章是湘南著名起义的发源地。

1928年1月初,朱德、陈毅率领800余名南昌起义军从粤北挺进湘南宜章县,利用湘南国民党力量薄弱的优势夺取宜章,拉开了湘南起义的序幕。

随后,南昌起义军改组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师,以朱德仁为司令员,陈一仁为党代表,组建了宜章农业军。

湘南起义是继南昌起义、秋收起义和广州起义之后,对国民党反动派的又一次武装抵抗。它不仅保留了南昌起义的革命火花,而且在一定程度上取得了井冈山斗争的伟大成就。

毛泽东、柯文、胡绍海、张际春等一大批优秀的党、政、军人员都是湘南起义的宜章国民。

1928年11月6日,中共湘赣边界特别委员会在井冈山召开扩大会议,讨论中央政府的来信。原敌委员会是党在根据地的领导机关,现已改组为湘赣边界特别委员会、第四红军军事委员会和地方党组织。毛泽东柯文和毛泽东、朱德、谭震林、宋盛桥一起当选为前敌委员会委员,毛泽东任书记。

毛泽东·柯文成为井冈山斗争的领导人之一。

胡绍海是湘南起义的领导人之一。他是第20和21红军的指挥官。

张际春长期从事军事政治工作。曾任西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、西南局二秘、中央宣传部副部长。

鲜为人知的是,在党的历史上有很高地位的邓仲夏也是一个宜章人。他生于1894年,192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他是中国工人运动的先驱和著名领导人。

邓中夏

邓仲夏从小在一所私立学校学习古籍,后来在该县开办小学和衡阳中学,并被湖南高等师范大学文学与历史专业录取。他受到湖南高等师范大学兼职教师杨昌济的高度赞赏。

杨昌济是杨开慧的父亲。当时,邓仲夏经常去杨家咨询杨昌济,并见到了在第一师范大学学习的毛泽东。两人经常一起讨论革命,关系很好。

1917年,邓仲夏被北京大学文学系录取。在学校里,他最崇拜李大钊和陈独秀,在他们的影响下,他加入了新文化运动。1919年5月4日,当北京大学的学生走上街头时,邓仲夏是主要的组织者,也是十几个冲进赵家楼放火和痛打叛徒的学生之一。

后来,邓仲夏去长沙联系回到湖南的毛泽东,成立了湖南学生会。他还发起成立了马克思主义研究所,并于1920年10月协助李大钊在北京成立了共产党小组,成为党的创始人之一。

1920年底,邓仲夏等人被北京共产主义集团派往长辛店开展工人运动。

1922年,邓仲夏当选为中国劳动组织书记,成为劳工运动的最高领导人。

1925年,邓仲夏去广东组织和领导了一次针对英国的省级和港口罢工。当时,20多万工人在他的指挥下行动。总部设在广州东园的罢工委员会不仅指挥地面部队——纠察队,还指挥水上舰队——反走私队,以及负责罢工工人食宿的财政部,并发行报纸《工人之路》。

当时,邓仲夏被称为“工人政府总理”。我们党领导的革命政权是在邓仲夏等省市和港口的罢工中形成的。

邓仲夏及其妻儿

1927年革命失败后,邓仲夏转入地下,在广州起义失败的关键时刻担任广东省委书记。1928年,他去莫斯科参加中共“六大”,当选为中央委员。

1930年7月,邓仲夏从莫斯科呆了两年回到家中。8月,作为中央政府的代表,他被派往湘西和湖北的苏区工作。他被任命为湘鄂西特委书记、红二军团政治委员、前敌委员会书记,成为湘鄂西根据地的最高领导人。

邓仲夏在湘鄂西根据地工作期间,坚决贯彻了李李三的“左”倾冒险主义军事路线,提出了“先赢得湖北革命”和集中红军实现第二、第六集团军会师、攻打荆州、沙市和武汉的冒险主义思想。进攻监利和沙市时,军队伤亡惨重,士气低落。第二军和第六军互相抱怨,特别是最高领导人表达了深刻的意见。

邓仲夏的一些决定导致军事斗争与地方政府分离,失去控制和主动权。红军主力遭到敌人袭击,造成重大伤亡。

湘鄂西特委多次写信给邓仲夏,要求第二红军回到洪湖基地,迎接敌人的“围剿”。邓仲夏认为洪湖苏区是一个水网,不利于大规模的军事行动。主力应该依靠山区建立根据地,造成洪湖根据地被敌人残酷地摧毁。直到1931年秋天,红军才夺回了他们。

血的教训,邓仲夏深深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。他在给中央的报告中说:“我要为破坏洪湖红区和削弱第二集团军负责。”这显示了一个共产党员的诚意。

邓中夏

1931年1月7日,在上海召开的中共六届四中全会上,王明获得最高领导权。

王明等人于1931年1月接任中共中央后,派夏Xi代表中共中央赴湘鄂西苏区,接替邓仲夏在苏区的领导地位。

王明在莫斯科时非常讨厌邓仲夏。他被派往湘鄂西苏区的夏Xi,后来给根据地造成的损失比邓仲夏时期大得多。

1931年夏天,当邓仲夏离开苏区返回上海“视察”时,王明对自己的工作不满意,几个月没有支付生活费。结果,邓仲夏在棉纺厂当学徒,靠妻子每月7元的收入艰难度日。与此同时,他的妻子因过度劳累流产了。

1933年夏天,邓仲夏不幸被捕,后来被带到南京。国民党想激起他对共产党的不满:“你是共产党的老党员,但现在你喜欢那些从莫斯科回来的年轻一代的压迫。甚至我们也为你感到委屈!”

邓仲夏轻蔑地回答,“这是我们党内的事。你有什么权利要求?患有深度杨梅疮的人有资格嘲笑偶尔感冒的人吗?”

1933年9月21日晚,邓仲夏演唱了《国际歌》,走向雨花台。他勇敢地死去了。

邓仲夏临死前给党写了最后一封信:同志们,我很快就要去雨花台了。请继续努力工作。最后的胜利属于我们!

他还留下了另一句话:我,邓仲夏,被烧成灰烬,是一个共产主义者!(刘继兴)